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年轻一些。2012年卸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时候,他已经67岁了,之前他在格力“服役”了24年。

就个人精神状态而言,他不像是一个已经卸任的人。无论是站着还是坐着,他都腰板笔直。他每天都会坚持跑步,已经报废了几台跑步机。当他的目光转向谈话对象的时候,会猛然睁大双眼,仿佛是在审视对方,严肃、犀利。“不爱笑,眼神很凶。”朱江洪很清楚自己的这个特点,他说,开会时员工有些怕他,但平时与人相处,他还是很平易近人的。

不过朱江洪应该不是那么容易“谈笑风生”的,他看起来不太喜欢寒暄。或许也是因为他并没有给外界更多了解他的机会。在他任职格力的24年时间内,这家企业从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变成了行业明星,但朱江洪本人对媒体则始终保持警惕。他在位的时候,就不喜欢上电视、报纸,就连央视“全国十大经济人物”节目组到公司考察,他都感到不耐烦,觉得是在浪费时间。退休之后,他就更是随心所欲,对媒体一律敬而远之。

“不说会造成误解,但说了之后,媒体断章取义,也不一定就不会产生误会——所以就无所谓了。”朱江洪解释说,“当时我想的就是退休之后,让大家忘掉我,那才是最好的。”

不过现在,他似乎改变了主意。之所以在退休多年后出版《朱江洪自传:我执掌格力的24年》,他坦言一方面是受《冷暖商情》杂志社朋友的“撺掇”,另一方面,他也想写出自己所亲历的真实的历史。

姿态

24年,能改变很多事情。

1988年5月,是朱江洪在格力生涯的起点,彼时这家企业的名字还叫冠雄,还没有涉足空调生产,只是一家简单的配件厂。在朱江洪被派遣上任之前,1985年成立的冠雄已经连续3年亏损。

朱江洪将当时的总经理取而代之。这并非第一次,当初在他毕业分配的第一个单位——百色矿山机械厂,他被民主选举成厂长,原来的厂长就“降级”当了副厂长;这一次又是同样,冠雄原来的总经理变成了朱江洪的副总经理;而后,这一幕再次上演,当朱江洪接管海利之后,原来的总经理又变成他的副手。

这种关系不好处,用朱江洪自己的话来说,稍稍处理不当,双方就会“擦枪走火”。不过日后他与这些前“一把手”相处得都很融洽,秘诀就在于:充分尊重人。

“当你进到一个新的企业,不管前任干得是好是坏,毕竟干了那么多年,对企业的业务、技术、产品、人事了如指掌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一去就发号施令,肯定谁都接受不了,这是人之常情。所以必须从尊重别人、放低自己的身段开始。”朱江洪说。

尊重体现在细节:当初到冠雄的时候,朱江洪坚持把公司仅有的一辆汽车用来接送原总经理,自己则骑着从广西带回来的那辆旧自行车上下班;1992年,朱江洪和海利前总经理杨国长以及三位同事到美国验收设备,为了省钱,订的酒店里只有一间单人房,朱江洪把单间让给了杨国长,自己和另外的同事住了双人间。

古语有云:“伐国之道,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;心胜为上,兵胜为下。”朱江洪可谓深谙世态人心。

从基层一路升迁到“一把手”的经历让朱江洪感受到地位的变化所带来的隔阂:原来关系密切的同事,好像变得客气起来,原来无话不谈,现在却讲话拘谨,更多的人见面不是点头,就是微笑,甚至停下手中的事情来刻意迎合。

朱江洪并不喜欢前呼后拥、高高在上的感觉,他喜欢开诚布公,更喜欢“微服私访”。2001年,湖北零售商的联名投诉,揭开了格力在湖北销售渠道管理的混乱现状。朱江洪带上司机,驱车两千多公里只身走访了鄂南、鄂西、鄂东等几十家大小经销商,前后历经十几天。

在他看来,企业所有的问题都存在于“一线”,所以在格力的那些年,他很少待在办公室,员工找不到他的第一反应就是“下车间”了,他跑遍除西藏以外的各地市场,因为从技术员或者公司中层口中得到的反馈一定是打了折扣的、层层过滤的信息。

“大企业病不是企业不够灵敏,而是领导或者领导层的不灵敏。”朱江洪说,企业的文化就是一把手的文化。

所以,在多数日常小事上,朱江洪都可以轻描淡写,不争一时长短,“争得面红耳赤,伤感情,一点意思都没有,这种情况下,我往往说,你对你对。”但在原则性问题上,他绝不退让。“关系到企业生死的问题,一定就不能让,让了就是不负责任。” 

刚刚升任百色矿山机械厂厂长的时候,朱江洪迎头就赶上了这样的考验。那个时候,工厂的道路两旁种满了芒果树,但果子往往没有成熟就被人偷摘了一半,导致员工的分配计划也常常落空。所以朱江洪要求工厂发文,不能偷摘芒果,就算掉在地上也不能捡,违者每人罚款一元,并取消分果资格——上世纪80年代初期,一元钱可不是小数目。后来有一个厂级领导的儿子带头偷摘,被群众举报。思虑再三,朱江洪做了惩罚的决定,此类事件也由此“绝迹”。当年芒果成熟时,每个员工分到了30多斤果子。

争吵

纪律是朱江洪不可动摇的原则之一。

为了纪律,他拂过老领导的面子;为了纪律,他开罪过地方官员;为了纪律,他跟下属翻脸,还开除了几个中层。当年在格力就任总经理期间,朱江洪就颁布过“总经理十二条禁令”,任何人不得触犯,违者不讲理由,也不找借口,立即除名。

据说,禁令颁发的缘起是一件小事:1994年,格力费尽心力挺进意大利市场,但之后拜访客户的时候朱江洪却惨遭羞辱,对方抱怨“格力的空调声音像拖拉机一样”,检查之后才发现是内部一条海绵粘贴不牢,绞到高速旋转的风叶上发出的声音。此后,“违规粘贴海绵”也成为禁令之一。

可见,如今格力那些严苛到细枝末节的管理风格早已有之。外界评价朱江洪的管理属于“慈父”式的,显然是一种因不知情产生的误解。

640965N0B06

他一手创立的公司举世瞩目,但他被刻意遗忘了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报道: